首頁 > 器材訪談 > 正文

路,是走出來的--訪常州鋼筘有限公司
2012-10-20 16:29:07   來源:紡織器材   評論:0 點擊:

       多年以后,總經理施越浩仍然難以置信,自己曾用雙腳,走過那么遠、那么遠的路。
       上個世紀80年代初,一個由施越浩帶領的6人鋼筘生產組完成了質的飛躍——擴大為鋼筘生產廠,這就是常州市鋼筘廠(常州鋼筘有限公司的前身)。盡管原料稀缺、設備老舊,廠長施越浩還是懷著滿腔的創業熱情,憑借自己多年從事鋼筘工作的技術與經驗,大膽改革、設計出了全新的鋼筘生產工藝。鋼筘的產質量大幅提高之后,廠長施越浩就走上了開拓市場、四處推銷的路。一筐筐樣品,沉得咋舌,肩挑、手提、背扛,頂著烈日,裹著嚴寒,從省內到省外,挨家挨戶拜訪,風餐露宿,風塵仆仆,一刻不停竟不覺疲憊——他的誠懇與堅韌,打動了很多人,久而久之,很多紡織企業的負責人都和他成了朋友?;叵氘斈?,最害怕的,是吃閉門羹,最高興的,是有機會展示自己的樣品,最欣慰的,是聽到客戶的好評,最珍貴的,是簽下的一張張訂單——就這樣,硬是在江蘇省內及周邊紡織工業發達地區“跑”出了市場,“藍箭”品牌也隨著市場的拓展而逐漸有了名氣。
       80年代末,我國紡織行業出現嚴重滑坡,紡織器材生產過剩,許多大發展時期冒出來的器材廠隨著大潮退落而銷聲匿跡。面對風起云涌的市場形勢,廠長施越浩苦苦思索,騰飛之路在哪兒?沉悶良久,他沒有二話,邁開雙腿,走出了家門:深入企業,調研市場,博采信息,把握需求,他的足跡遍布我國紡織大省,廣泛的走訪使他更加貼近行業的呼吸,他清醒的認識到我國紡織業的癥結所在,最終認準了高密鋼筘開發這個高科技項目。“跑”出了項目,又面臨著跑資金、找專家的難題。已經記不清為了籌集資金,走過多少路,因為太多;也記不清為了找專家,走過多少路,同樣因為太多……翻閱資料,設計圖紙,購買設備,安裝調試,晝夜苦戰,攻克難關,終于在江蘇省率先甩掉了棉線編扎、瀝青粘結的傳統工藝,采用尼龍絲編扎、氯丁膠粘結的新工藝,使鋼筘的均勻度、彈性度、強度和使用壽命明顯優于傳統瀝青鋼筘,筘號亦由105號/2英寸提高到148號/2英寸,特別適用于有梭棉織機織造細號、高密、薄型織物。高密鋼筘填補了江蘇省內空白,被評為“七五”期間優秀新產品,求購者絡繹不絕,“藍箭”品牌名聲大噪。
       90年代,有梭織機市場漸趨萎縮,國外噴氣、噴水、劍桿和片梭等無梭織機開始進入我國,國內無梭織機制造業也逐漸發展壯大,鋼筘制造企業若沒有適用于無梭織機的異形筘,將難以快速發展。這一次,總經理施越浩走得更遠。他帶領專家,走出了國門,開始了萬里出訪之旅。1991年,遠赴瑞士考察,帶回了一大包技術資料和學習考察筆記,緊接著,出訪德國、法國、日本等紡織業先進的國家,研究考察異形筘的生產流程。所到之處,無暇欣賞異國風光,直奔鋼筘生產廠家,眼睛看、耳朵聽、腿腳走、心里記,一有閑暇,趕緊記錄在隨身的筆記本上,恨不得調動身體的每一個細胞來學習、來討教。就這樣,異形筘的生產方案在出訪過程中漸趨成熟,異形筘的關鍵生產設備也在出訪過程中敲定并引進,就連外國專家也一并邀請入廠。1993年,常州鋼筘廠成功開發出無梭織機用異形筘,客戶蜂擁而至;同年10月,無梭織機用異形筘通過了江蘇省省級技術鑒定,被江蘇省科委認定為高新技術產品;1994年,被國家科委、國家技術監督局、勞動部、國家外國專家局評為國家級新產品;1995年,江蘇省科委認定常州市鋼筘廠為高新技術企業,“藍箭”品牌深入人心。
       路走出來了,如何走得更遠,走得更穩?總經理施越浩把目光瞄準了國際市場,先后引進了日本、德國、西班牙、奧地利等當前國際最先進的鋼筘制造裝備技術與工藝,使企業的規模、裝備技術始終領先于國內同行業,達到國際最先進的水平;加強與比利時、日本、德國等主要鋼筘原材料公司的緊密合作,保證了高檔、高精密鋼筘、金屬針布等產品的材料需求;積極拓展與國際大型重點無梭織機制造公司的配套合作,目前已獲得德國多尼爾公司、比利時畢加諾公司高檔鋼筘的配套協議,長年為其提供配套鋼筘;積極參與國際鋼筘組織的技術活動,與國際上鋼筘同行業進行交流,獲得了大量的相關信息,與此同時,施廠長又引進資金建設現代化廠房,對企業進行股份制改革,建立現代企業制度,通過ISO9002質量體系認證,常州鋼筘有限公司逐漸成為國內大型鋼筘生產基地,產品遠銷日本、東南亞等十多個國家和地區。在施總用腳丈量過的土地上,都能找到“藍箭”的產品,在施廠長沒有丈量到的土地上,“藍箭”的產品正在幫他走過!
       出常州城,沿常溧公路西行5公里,就進入了龍潭村,公路南邊一座花園式的工廠,就是常州鋼筘有限公司的老廠區。踏進具有中國傳統庭院建筑風格、綠色琉璃瓦蓋的大門,真如進入了一座占地5萬平米的公園,樹影婆娑,芳草葳蕤,噴泉聲聲,小鳥啁啾,車間以及辦公樓,就鑲嵌在一片蓊蓊郁郁的綠色中。座落在常州市高新技術開發區的新廠區,也與老廠區的建筑風格一脈相承,花草樹木,無不郁郁蔥蔥、翠色欲滴。進入車間,“誠信為本  創新超越”八個大字首先映入眼簾,車間干凈整潔,完全沒有一般廠區常有的嘈雜噪聲。就是在這樣的廠房中,研制開發出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太空膠粘結型“特種不銹鋼筘”,獲省高新技術產品、國家重點新產品稱號,并獲得中國發明工藝專利。近幾年,公司自行研制的異形筘片生產線、不銹鋼筘片生產線、高精密鋼筘生產設備及檢測儀器,均達到或超過國際先進水平;成功推出高速、寬幅、高精密噴氣織機鋼筘,獲得了用戶的高度評價。公司先后完成國家科技攻關、國家國債重點技術改造項目,國家創新基金項目,國家火炬項目,獲得14 件自主知識產權(發明專利4 項,實用新型專利10 項),參與了11 項國家及行業標準的制訂(多項鋼筘國標第一起草人),并形成了具有年產噴氣、噴水、劍桿、片梭等無梭織機鋼筘36 萬米、高精密金屬針布12 000 套的生產能力,始終保持在國內市場的主導地位。
       2008 年,是很多紡織企業不愿回首的年份,國際金融危機不斷蔓延,對我國紡織業影響很大。施總通過對近幾年的市場調研分析,認為對經濟實體沖擊最大、最嚴重的恰恰是中、低檔產品。于是,立刻制定出應對措施,第一抓企業內部管理,苦練內功,全心進行技術改造,通過技術改造來降本降耗,增強企業競爭力;第二抓產品質量,積極提高產品檔次,開發高新技術產品,培育強勢品牌,以“人無我有,人有我優”為前提,增強創新能力,打造自己的品牌,積極尋找市場,成功地轉“危”為“機”。
       多年的奮斗之路,使施總充分體味到“知識就是力量”的精髓。2009 年,公司申請成立了“江蘇省特種鋼筘工程技術研究中心”,“研究中心”的成立,對推進我國在新型特種鋼筘及新材料生產、制造技術以及相關產業的發展,改造傳統產業盡快與國際接軌方面,有著很大的意義。
       在鋼筘生產車間的外圍,懸掛著很多“板報”,例如:上班十不準,下班八不走,公民基本道德規范,安全生產三大原則,質量環境職業健康安全方針等等,板報的內容充分顯示了這所現代化企業的精細管理,以及公司對員工人身權利的注重與關懷。近些年,公司廣泛深入開展以講文明、樹新風、創先進為主要內容的各項思想道德宣傳教育活動,以立定崗位、爭創先進為主題的職工群眾性文體活動,使公司全體員工的精神文明素質得到了很大的提高,有力地推動了企業的精神文明建設健康發展,增強了企業的核心競爭力,公司也連續多次被評為“常州市文明單位”、“常州市總工會模范職工之家”、“江蘇省女職工素質教育基地”、“江蘇省五一巾幗示范崗”、“常州市工資集體協商先進企業”、“常州市勞動關系和諧企業”、“常州市環境友好企業”,“綠色企業”。施廠長說,重視人才培養,加強企業文化建設,構建和諧企業,是企業應該、也是必須為員工做的,這樣才能建造一支既有“合力”、更有“執行力”的高素質員工隊伍,這樣才能保證企業不斷地推陳出新,永遠保持新鮮的血液,這樣才能使“藍箭”走得更穩,走得更遠!
       在談到以后的路時,施廠長充滿自信,他說,要進一步推進我國特種鋼筘研究基地和生產基地建設,開發一批高新技術產品;加快提升鋼筘重要材料,如不銹鋼帶、鋁筘梁、扎絲、異形筘片、平筘片等方面的技術水平,對關鍵材料進行技術攻關,把國內研發、制造新型不銹鋼筘材料的整體技術提升至世界先進水平,加速實現國產化;在做好已有產品的基礎上,在具有潛力的特種織物、特種纖維鋼筘上深入研究、潛心開發,繼續為工業、農業、建筑、漁業、航天航空、軍用、汽車、醫用以及碳纖維、仿生纖維等織物提供配套的高檔鋼筘,為紡織行業、紡織器材行業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。
       采訪臨結束時,施總透露,他們目前正在研發一個高新項目,不久就會見分曉,如果成功,將是鋼筘行業一個大的跨越。問及詳情,施廠長又笑著搖搖頭,故意賣起了關子,那就靜心以待,敬候佳音吧!
       千里之行,始于足下,施廠長帶領著常州鋼筘有限公司,從一個小村落走向了世界,從一個手工作坊式的生產小組,走向了在全球有影響力的現代化企業,讀萬卷書,給了他睿智的眼光,行萬里路,給了他非同一般的魄力,他走得沉穩,走得矯健,走出了一個民營企業家的颯爽英姿,走出了一個我國紡織器材行業自主創新的成功典范!

相關熱詞搜索: ,

上一篇:不一樣的高度 不一樣的氣度--訪無錫二橡膠股份有限公司
下一篇:像貓一樣躍動--訪重慶金貓紡織器材有限公司

分享到: 收藏
? 一本大道无码AV天堂_一本大道无码av免费播放一区_一本大道无码av_一本大道视频在线无码观看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